日前,《语言周刊》公布了今年“十大网络流行语”。 上榜的分别是《栓Q(真懂得感谢)》、《PUA(CPU/KTV/PPT/ICU)》、《不义(《大恩怨》)》《小镇问题制造者》《队长/团长》 ” “撤退! 撤退! 撤退!”《对话替身》《全新类型的XX》《我得到你第六了》《XX刺客》。

提喻、转喻、转喻、反讽、寓言、引申……十大网络流行语,实际上以自己的方式运用了汉语丰富多彩的修辞方法。 方言、时事、外来词都成为了十大流行语的成分,表达了用户的自嘲、无奈、讽刺、怨恨、希望等不同的情绪。

例如,“栓Q”(及其衍生词“听我说,谢谢”)和“老六有你”都是“谢谢”(“到”)的一种替代,反映了人际关系中的人际关系。这个时代。 各种无奈; “提问者”、“领袖”、“PUA”的重新走红,显然与最新的时事密不可分; “受委屈的人”和“刺客”“撤退!撤退!撤退!” 都是比较直接的抱怨。 实时的情绪体现了网友对“思维力”的信任。

语言的历史变迁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,因为语言/文字本身只是一种工具,而这个工具的职责就是记录、传达、表达一个文化共同体在一段时间内的公共知识。 换句话说,“映射”公众心理层面已普遍接受的认知定势。 因此,原本用来形容人的流行语“嘴配”也恰如其分地体现了流行语本身的功能。

公共知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,每个时代都会有自己的流行语——只有广为人知、广泛使用、广泛阅读的词语才有资格至少流行一段时间。 如果一个流行语能够经受住时间的考验,永久占据一代又一代语言使用者的心智,那么这个流行语就不再只是一个流行语,而是以“成语”、“新词”和“固定搭配”的形式出现。 正式成为公众知识的一部分。

因此,没有必要对每年层出不穷、花样翻新的“网络流行语”指责文化怀旧(如“不规范使用”、“语言污染”)。 事实上,旧词语(如“买橙子”)的突然流行和新词语(所谓“这些都是坏模因”)的流行消失是历史长河中的常见现象。

一个流行语是否可行,往往不是由专家、学者或词典编纂者决定的,而是由该流行语的受欢迎程度和用户数量来决定。 今天人们习惯使用的成语,在历史上往往只是流行语(如“口蜜腹剑”、“多此一举”); 而历史上曾经广泛使用的成语可能早已失去了流行语的地位(比如“枕石洗流”“吴越同舟共济”等成语在日本比较流行)。流行语的“历史地位”最终由其用户定义。

“新词淘汰旧词”、“旧词焕发活力”、“新词昙花一现”、“旧词变味”,背后都是词本身“膨胀”和“翻译”的幽灵。

词语膨胀是指词语本身被使用得太多太多,已经不能“承载”它们原本所承载的思想感情了。 《非常新的XX》从字面意义上揭露了这种“膨胀”现象,日常生活中经常见到的“大无语事件”也说明了“旧词已死,新词兴起”,人们需要以“嘴替代”发明新的流行语; “栓Q”在英文中几乎变成了与“艺术家”完全相反的意思,而“PUA”也与英文源文本中的“艺术家”相去甚远。 “中文中”之所以成为“迫切需要”,也是其走向大众知识道路上的必然。

就像新币换旧币一样,旧币恢复收藏和流通价值,新币无法大量发行,旧币就变价值,“新词淘汰旧词”、“旧词复活”, “新词昙花一现”和“旧词变味”可以基于同样的原理来解释,因为语言是思想、感情、风格的交流载体,类似于所执行的“交易”功能显然,单一主体无法完全掌控货币的价值,更难以完全决定流行语的命运。

陈寅恪说:“解释一个词就是一部文化史。” 如果把这个想法延伸出去,那么“解读流行语”自然就相当于“读当前的后视镜”。 社会仍在蓬勃发展,历史仍在滚滚向前。 每年流行语的评选就像定期观察汽车后视镜一样。 只有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风景才能留在记忆中。 “我们通过后视镜观察现在。” ,我们倒退着走向未来”(麦克卢汉)。

好了,今天的主题就讲到这里吧,不管如何,能帮到你我就很开心了,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写得不错,欢迎点赞和分享给身边的朋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