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克非

高中的时候,我有了第一台电脑,是WIN95系统。 CPU是奔腾133,内存16M,硬盘好像是2.5G。 这个现在看来像古董的配置,却为当时的我打开了新世界。

那时中国第一代网民开始“冲浪”——没想到这个有些“土气”的词现在又回来了。

因为上网的门槛很高,网络氛围也很好,所以总会看到妙语连珠的人。 第一代网络俚语慢慢诞生,如“美美”、“帅锅”、“山竹”、“大虾”等。 然而,由于许多媒体尚未触及互联网,第一代网络语言流入现实世界的时间被推迟到了1999年左右。

2001年,当我还是一名大学三年级学生时,我为一家报纸写了一篇专栏。 话题是历史典故、情感世界、电脑游戏中玩家的有趣故事,也谈到了人生。 我被认为是“互联网大师”并参加了报纸辩论。 题目是“网络俚语是一种语言污染吗?”,我被指定为反对方,有力地证明“美美”和“帅锅”是汉语的进化,是司空见惯的,更不用说污染了。

我的论证逻辑大致是,语言有它自己的生命力和调整能力,它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。 人类文明的演进本身就是一个新词不断诞生的过程。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,有些词语被创造出来或者没有足够的文化意义和基础,自然就会逐渐被人们遗忘。

这个话题也是互联网时代永恒的问题。 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人提出来讨论,直到今天。 在我看来,这几年引起最大争议的就是“屌丝”、“蛋社”、“然蛋”等网络用语,算不算粗俗?

近年来,玩表情包已经成为网络必备。 各种各样的表情包层出不穷。 有时如果你不明白它们,你必须先搜索和学习它们。 像“蓝薄香菇”这样的同音词被认为是入门级的。

我并不反对模因,而且我经常会意地微笑。 毕竟娱乐心态弥足珍贵。 近年来,很多网络词语已经成为某种社会符号,其持久的生命力是可以预见的,比如“996”。 还有一些言论反映了某种群体心态,比如“我们不知道,也不敢问”、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。

再比如当年的“囧”字,简直就是互联网史上的杰作。 至于“生活就像一张茶几,摆满了杯子(悲剧)和餐具(悲剧)”,也是一个典型的网络笑话。 “我说我更喜欢李白的诗,陆游生气了,我家上不了网”之类的表情包也很有幽默感。

我仍然相信语言的自我调整功能,但我的心态发生了变化——调整不是净化,语言的调整并不总是积极的,也可能走向相反的方向,导致倒退。 尤其是当网民基数越来越大、文化层次越来越参差不齐时,这种趋势就会更加明显。

我这样想是因为现在的模因太无聊了。 比如前几天的奥运会上,苏炳添的表现震惊了世界。 网友们纷纷称赞他,但夸奖的话又是那么的无聊。 从网上评论到媒体,“YYDS”(永远的神)已经成为标配。 还有“666”、“爵爵子”,虽然不代表潮流,只代表单调的表达方式。

这种表达方式毫无技术含量​​,缺乏言语的味道,但却成为了很多人的唯一选择。 这是否证实了我们缺乏语言能力? “说话不好”可以算是网络时代的一个特点,但“说话无聊”不应该成为标准。

当然,这并不是中国互联网上的独特现象。 世界各地的年轻人都喜欢使用缩写。 这与网络通信的特性有关。 人们需要更快地表达,并会寻找更简单的方式。 《速度社会学》一书说,速度和加速度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鲜明特征。 这种特征投射到社会交往中,典型的表现就是语言的固定化和简单化。 与此同时,网络上海量的信息让人们越来越难以接受长信息和深度阅读,变得“越来越懒”。

几年前,人们担心在线打字会让人们忘记写作。 如今,人们担心的是更低的底线——你还有正常的中文表达能力吗?

语言本身是丰富的,每个人都可以寻求独特而美丽的表达方式。 如果他们都戴着同一个“YYDS”名字,他们能拥有怎样的个性呢?

调查显示,76.5%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语言能力越来越差。 表现基本不会说诗(61.9%),不会使用复杂的修辞手法(57.6%)。 这种语言的缺乏最终会变成思维的缺乏。

如今,在各类新闻中,总能看到“我代表某某”、“粉丝变黑”、“路变黑”、“紧紧抱住我的某某”等表述。 ”。 它将互联网变成了一个纯粹表达意见的地方。 说这些话的人似乎已经失去了独立性,充满了因“选边站队”而对不同意见和想法的排斥。

因此,当他们看到不喜欢的文章时,他们会说“把它脱掉”,或者直接问“告诉我,你收了多少钱?” 至于“吃瓜”、“带头”等等词语,已经彻底污染了公众的讨论。

还有“渣”的定义,将原本复杂的人性简单化,将文学作品和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情感状态固化为“渣”或“非渣”,导致很多人失去了对人类情感的正常理解。 理解。

正如有人所说,选择语言就是选择思维。 许多人选择了同质的语言,而放弃了思考和接受不同声音的能力。 毕竟,如果一个词可以代表一切,那就意味着它什么也代表不了。

好了,今天的主题就讲到这里吧,不管如何,能帮到你我就很开心了,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写得不错,欢迎点赞和分享给身边的朋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