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全球最大开源代码托管平台CEO ( )亲自演示了如何利用人工智能(AI)编写代码。 他只用了15分钟就在现场制作了一个小游戏APP并成功上线。

AI给编写代码带来的便利已经得到了很多程序员的认可。 谷歌工程师Aiko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坦言,自己每天都在使用类似编程辅助工具的代码补全功能。

而当传统的“码农”开始利用AI写代码解放双手的时候,一种新型的程序员诞生了——AI提示工程师()。 这个工作基本上不需要你自己写代码。 你只需要用文字写下任务,输入指令,代码的编写就可以交给AI了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在生成式AI浪潮下,美国一些公司开出了33.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37万元)年薪来激励工程师。 招聘平台显示,截至5月30日,仅在美国就有2000个与提示工程师相关的职位。 这个新东西是刚需还是噱头?

10倍程序员来了?

近日,在一年一度的网络峰会(Web)上,CEO Domec 首次进行了 X 集成 -4 功能的官方现场演示。 他在台上给自己定了一个“小目标”:十分钟写出一个贪吃蛇游戏。 虽然一路上有一些“中断”,但不到15分钟就全部完成了。

Domek 在演讲中表示,成为一名 10 倍程序员(一比十)并不需要 10 倍的努力,而是在每个流程中使用 AI。

软件的AI写代码功能着实让很多程序员爱不释手。 毕竟,就在几年前,每一小段代码都需要手动输入。

Aiko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AI的到来也对他的工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尤其是类似的代码补全功能,他和同事几乎每天都在使用。 据他介绍,谷歌的代码补全工具是基于自己庞大的代码库,拥有数十亿行内部代码。 目前该功能已自动集成到公司内部代码编写工具中。

“有时候我刚输入了两个字符,AI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写什么,如果没有错误的话,一直按Tab键就可以了。十分之九不需要我修改。有时我想这太难了,它猜不出来,但它可以。” 爱子分享。

据前述谷歌工程师Aiko介绍,其实微软很早就推出了一款著名的集成开发环境(IDE),名为IDE,它可以按照语法规则完成程序代码,即从格式完成。 “但是也就十几G(占用大量电脑硬盘空间),所以很多人都不用。后来出现了相对轻量级的代码编辑器,比如现在基本一统天下的Code,很多人确实用过格式代码补全,直到近几年正式推出,才实现了从格式补全到内容补全的转变。

谈及AI能否将写代码的效率提高10倍,Aiko指出,“10倍有点夸张,但还是有两三倍。因为程序员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思考如何写代码上,而不是思考如何写代码。”编写代码。程序员首先必须想出特定的算法,然后人工智能可以帮助填写某些段落的内容。”

Aiko补充道,目前AI可以解决更多经典的纯算法问题。 但如果是针对特定的业务应用,AI就无法编写可用的代码,因为它还无法理解业务。 “以小学数学为例,AI可以写代码,可以解决文本计算问题,但不能解决应用问题。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,达到10倍可能会很快,可能只需要几个小时。”多年后,我们就会发现,《流浪者》中关于《地球2》中AI自动生成程序的想象或许并不那么遥远。”

Aiko还表示,AI为程序员提供的不仅仅是编写代码,它甚至可以根据代码审查者的建议修改代码。 谷歌研究院核心团队成员近日在其官网博客区发表文章称,他们的工程师已经可以借助AI修改建议处理大量审稿意见,预计将为谷歌节省数百美元每年数千小时的代码审查时间。 而这项“AI辅助代码修改技术”即将发布。

为新型程序员创造机会

在提高程序员工作效率的同时,AI写代码的到来是否也降低了企业对程序员的需求呢? 目前,Aiko 表示,他并不觉得自己的部门因为 AI 的快速发展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。 “我在谷歌的工作量有所增加,但我认为这主要是经济环境的影响。此前,硅谷有一波裁员潮。”

AI是否导致程序员失业尚无定论,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AI为新型程序员创造了就业机会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在生成式人工智能浪潮中,提示工程师正在成为一种新职业。 目前,一些科技公司正在大量招聘AI提示工程师,即在AI回答问题的过程中,通过给出提示,AI可以给出更贴近用户需求的答案。

与传统程序员的区别在于, 使用自然语言编程,将纯文本编写的命令发送给AI,然后由AI执行实际工作(包括编写代码)。 记者查询后发现,截至发稿,仅美国境内与提示工程师相关的职位就有2000多个。 这类职位多出现在一些不知名的小公司,但谷歌等知名科技公司却没有相关招聘。

据彭博社报道,大白学院为即时工程师职位提供的年薪为17.5万美元至33.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24万元至237万元)。

“我身边没有招聘即时工程师的情况。其实,即时工作本身就是参与AI项目的程序员的工作内容之一。当然,不排除到时候会出现职业分化, “就像现在的程序员职业已经成为过去。电子工程师的职业也是一样。在 20 世纪 60 年代和 1970 年代的计算机早期,构建芯片的电子工程师也经常编写代码。”Aiko 说。

对于工程专业的出现,一些大学教授对其发展前景提出了质疑。 据《泰晤士报》报道,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副教授伊森警告称,一旦人工智能变得更加强大并能够生成自己的提示,关于提示工程师的炒作将会破灭。

剑桥大学的一位机器学习研究员表示,“我不确定它会持续多久。不要太关注提示项目的当前状态,它会发展得相当快。”

新兴的提示工程师到底是真正的必需品还是噱头,能持续多久,还得留出时间来检验。

补充道,“从长远来看,我认为即时工程师没有那么伟大。”

(本文受访者爱子为化名)

每日经济新闻

好了,今天的主题就讲到这里吧,不管如何,能帮到你我就很开心了,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写得不错,欢迎点赞和分享给身边的朋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